设为首页 加入江亚 联系我们
News center
 
 
塑料世界里的新竞赛
来源:塑料世界里的新竞赛  作者:驶者  浏览次数:2748
漫天飞舞的不可降解塑料袋不会因为“限塑令”马上消失,但“限塑令”的确加速了塑料产业的变革
今年6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颁布的“限塑令”正式实施,即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塑料购物袋有偿使用制度,并禁止生产、销售、使用厚度小于0.025毫米的塑料购物袋。一时间,上世纪80年代的场景突然重现在菜市场、超市和便利店门口,人们重拾布袋子、菜篮子,用绳子拎肉,用篮子提水果。与之相伴,塑料行业正酝酿又一次产业变革和行业洗牌。
实际上,和今天类似的景象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也发生过。在当时国家“禁白令”的支持下,国内上马了100多条各种类型的“生物降解塑料”生产线。但是由于生产技术水平低,产品所谓的降解并非全降解,而且价格高,当时的塑料厂商很快陷入倒闭或勉强为生的境地。而今年6月1日的“限塑令”让历史重演,面对这次行业洗牌的机遇,国内塑料厂商又是否准备好了呢?
供需落差
从全球范围来看,生物塑料市场的巨大潜力正在显现。不久前,美国塑料工程师学会的报告中指出,全球生物塑料生产将从2007年的26.24万吨提高到2011年的99.88万吨,可再生资源生产聚合物的技术进步,推动了全球生物塑料生产持续升温。但截至目前,全球消费的生物塑料仍仅占全部2.31亿吨塑料的0.7%,应用市场的空间与潜力较大。
同时,当前的石油危机也是促使国际上发达国家纷纷投资替代材料的重要驱动力。据统计,传统石油化工的塑料每年消耗约25亿桶石油,而当前石油原料正面临短缺,且接替的新增储量仅为石油消费量的1/4,在此背景下生物塑料的投资热正在升温。
生物塑料的供给一方,除了美国Metabolix公司、日本的三菱瓦斯化学股份有限公司、德国的Biomer公司、加拿大的BioMatera公司、巴西的PHB Industrial S/A 公司之外,作为新兴市场和研发中心的中国也充当了这一轮生物塑料竞赛的关键角色。比如宁波天安生物材料有限公司、深圳奥贝尔公司、汕头华逸生物工程公司、江苏南天生物材料有限公司以及天津国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都以不同规模投资于完全可降解的PHA树脂领域。
从需求一方来看,与刚刚颁布限塑令的我国不同,更早制定生物塑料战略的发达国家已经形成相对成熟的市场。日本政府近期已确定目标,到2020年将使日本消费的所有塑料的20%来自可再生资源;德国已禁止将含有大于5%有机物含量的固体废弃物掩埋地下;按照2002年实施的农场安全和农业投资法,美国要求每一个联邦机构都必须制定使用生物基塑料的计划。
爆发式的市场需求背后是高额的利润。以聚羟基烷基酸酯(PHA)基础材料生产线为例,一条年产能1万吨的生产线大概需要1.4亿~1.5亿元人民币投资,而投产后净利润可达1.5亿~2.0亿元人民币,其收入规模至少可实现国内A股上市。
PHA技术路线
过去几年中,技术比较成熟并实现产业化的多为聚乳酸(PLA)生产企业,比如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和浙江海正集团已经建成了年产5000吨PLA生产线,产品销往西欧和日本等国。
但是PLA自身有很多缺陷,比如亲水性差,降低了它与其它物质的生物相容性;其强度较差,脆性高,热变形温度低,抗冲击性差;降解周期难以控制;成本较高,这些缺陷导致PLA应用范围受到很大限制。
而在几种技术路线中,被业界认为近乎完美的材料是聚羟基烷基酸酯(PHA),无论从降解的彻底性还是应用的广泛性上来说,都是目前最好的技术路线。
PHA具有宽泛的物理可调性,可制成纤维、薄膜和泡沫等多种形态,应用范围非常广泛,在添加不同的试剂之后,PHA的应用范围包括从低端的包装袋到高端的人体组织工程材料(比如,人体血管支架)乃至化妆品领域,同时,还可以制成热敏胶、压敏胶,或者代替橡胶和硅缓。更有商业前景的特性是,试验表明,将PHA添加进PLA后,可以显著改良PLA的性能,进而大大带动PLA的销售。
由于看好这种近乎完美的基础材料的广阔前景,许多有生物发酵背景的企业都觊觎这个领域。在美国,从事生物塑料研发的Metabolix公司于2004年就宣布和农产品(行情资讯评论)巨头阿彻丹尼尔米德兰(ADM)公司达成协议,将成立双方各占50%股份的合资公司,将建成的PHA厂产能为5万吨/年,但后来推迟计划,预计要到2009年上半年生产线才能建成投产。
而在国内,天津的国韵生物于今年3月宣布联合青云、帝斯曼、KPCB等六家VC联合投资2057万美元建设1万吨/年的PHA生产线,仅与明年年初建成投产的Metabolix相差几个月时间。同时,宁波的天安生物材料有限公司也已经具备2000吨/年的产能。可以说国内PHA技术和规模化的能力已经和欧美发达国家不相上下。
投资国韵生物的一名VC解释说,就像光伏产业一样,国内PHA之所以发展比较快,和国内综合的生物技术研发环境有关,不是像发达国家具备某个单一优势就能发展起来了的。比如国韵生物的创始团队就来自有较高技术水平和管理能力的华北制药(行情资讯评论)集团,总裁吕渭川曾是华药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而且具备微生物发酵工程学专业背景,曾任华药总工程师,而国企高管的从业经验,令其在科研与生产及市场结合上更善于资源整合。
而PHA生产技术的关键在于天然菌株的质量,生物实验的环境和研发团队至关重要。国内的生物实验成本通常比国外低,也是现在国内制药行业近些年能够快速发展的原因,发酵树脂工业也在一定程度上从低成本实验资源中获益